促进世界各国向绿色生态、低碳发展模式转变
携手共同应对全球面临的人类活动与经济发展过程中
持续恶化的生态环境与经济问题
当前位置:首页 >> 参会嘉宾 >> 中方嘉宾
汪纪戎

汪纪戎,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农工民主党中央原专职副主席
2005年12月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第十三(增选)、十四届中央副主席,第九届全国妇联副主席,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常务理事。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全国妇联第八届执委,第七届山东省政协常委,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一直在呼吁 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


到后工业文明时代,绿水青山的生态系统,生态服务功能的调节气候、固碳、释放氧气、净化水气等功能开始被重视,敬畏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被更多的人所接受。这个变化过程不仅体现在近几十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也体现在了国家的经济社会核算体系上。2005年世界银行提出绿色GDP的研究,开始尝试核算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资源环境的损失,生态系统的退化账,作为经济发展的负面清单。到2015年提出了GEP的核算研究,就是计算资源、环境的损失,生态系统退化账,也算了生态系统产品服务环境改善调节的直接的效益账,但是账还是没有分开算,没能够体现不同区域的综合效益,也没能够最终计入绿水青山产出地区的政绩。

在2005年以前,我们的环境成本是未计入经济社会核算体系的,大家只关心GDP的增长,不算真金白银的这个金山银山。在2005年世界银行提出绿色GDP的研究,开始尝试核算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资源环境的损失,生态系统的退化账,作为经济发展的负面清单,做了一些减法,起到了清洗头脑的警示作用。时任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在推进绿色GDP和生态补偿机制方面组织了一些探索。但是后来没做下去,有观点不一样。

到2015年提出了GEP的核算研究,就是计算资源、环境的损失,生态系统退化账,也算了生态系统产品服务环境改善调节的直接的效益账,也就是说既做了减法也做了加法,认可了良好的生态环境系统也是生产力,但是账还是没有分开算,没能够体现不同区域的综合效益造,也没能够最终计入绿水青山产出地区的政绩,所以弱化不了GDP的指挥棒。

今年生态环境研究院进一步估算GEP的核算研究,统筹生产总值,这个核算体系力争全面反映区域可持续发展的状态,更能够体现发展的均衡性和协调性,并作为生态系统功能区的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

生态补偿机制为何没能继续加快完成,存在有很多难点。要建立真正的生态补偿机制,让绿水青山有人保护有人买单。总体看来这些年国家的财政转移支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不能算是真正的生态补偿机制,后来一部分区域也建立了上下游之间的补偿机制。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的经济变革力,在核算方法更在建立完善的生态补偿机制,完善有效的生态补偿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