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 >> 公告
“十三五国企生态环境贡献调查”系列报告之一《电力央企生态发展观:既填短板 又补空白》

——中电国际生态环境贡献调查报告

前言:

 

央企尤其是能源央企,既是排污企业,又是治污主体。如何在当前生态环境保护的历史关键阶段,兼顾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重目标,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变污染为生态,形成新业态生产力,央企的职责和作用因时代被再次凸显。为此,值“十三五”开局之年,,由经济日报经济杂志、经济·中国生态经济研究院、国际生态经济协会发起实施了“十三五国企生态环境贡献调查”课题(2016-2020年),对能源央企率先进行一线调研。

 

中电国际作为电力企业代表之一,自2016年5月调研组赴海南、江苏、山西等地进行了实证调研与数据采集。中电国际作为国内最早转型为绿色能源供应商的央企之一,其在清洁能源和新能源领域的改革创新一直走在前列,不仅为企业发展创造了新价值空间,同时解决了项目所在地重大民生问题,在企业发展和环境贡献两者平衡间探索出一条创新道路。

 

调研发现,包括中电国际等在内的能源龙头央企在生态环境贡献成效上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并不为公众所周知,由于缺乏系统性和持续性公共价值陈述,央企在新发展理念下释放出来的持续创新能力和社会责任贡献被严重低估。

 

生态就是资源,发展生态就是发展生产力。对于双重挑战下的能源央企,不仅需要补生态的短板,还要填绿色生产力的空白。 

 

正文:

 

近年来备受争议的央企形象有望迎来转机。《巴黎协定》对中国的期待与挑战、生态文明建设成为社会发展主旋律、环保硬杠杆对地方政府和企业形成硬约束,几方因素叠加使得国企尤其是中央企业,在补齐生态短板方面成为实现“全面小康”和“百年中国梦”的贡献主体之一。

 

央企尤其是能源央企,担负着国计民生的重大基础性供给侧服务,承担了秉承新发展理念、顺应产业变革新趋势、优化经济结构和供给侧等一系列改革创新任务,在生态环境保护、科技进步、社会责任贡献上需要进一步树立国民企业表率,积极主动培育与国际同类企业同台竞争的比较优势。

 

这时候,判断一家央企的社会责任,在生态环境建设这个价值坐标上,能不能真正把绿色理念内化到经济行为中,就能看得出来。

 

课题组通过多样本的实证调研与数据分析,发现包括中电国际等在内的行业龙头央企在生态环境贡献成效上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并不为公众所周知,由于缺乏系统性和持续性公共价值陈述,央企在新发展理念下释放出来的持续创新能力和社会责任贡献被严重低估。

 

一 “生态型领先企业”的领先标准

 

业界人士、部分专家对调研组表示,很多能源型企业也是排污企业,减少排污是本身职责,低碳应成为主导,在全球生态危机加剧这一现实情形下,最需要强化责任,自觉承诺,做最开始的少数觉醒者,就是领先者行为。

 

生态型领先企业的核心内涵是什么?标准是什么?靠什么来支撑?课题组通过对中电国际的样本调研,为大家呈现一个多维度的电力企业,寻找推动企业绿色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逻辑、价值要素、创新模式,为行业提供可参借鉴。

 

1、理念超前 “两个率先”下的绿色生产力

 

核心观点:过去10多年,中电国际主动进行结构优化和供给侧改革,积极适应生态文明和新发展理念的规律,在全国率先实施“上大压小”、率先进入新能源领域,在转型为绿色能源供应商的道路上,理念先行、执行坚决。

 

1)率先提出“上大压小”“发电优化”理念

9月23日,国家能源局发布通知,取消山西、吉林、广东等地共15项、装机量1240万千瓦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的煤电项目,该15个项目总投资约550亿元,装机相当于半个三峡。火电企业的日子越发“雪上加霜”。

 

自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经济开始稳定增长,电力需求也随之增长,特别是2002年以后迎来了煤电建设的爆发性增长。到2006年,中国煤电增长达到新高,占到当年全球煤电新增装机的88%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努力关闭低能效、高污染的火电厂。但对于当时的企业而言,关闭这些火电厂就是关闭钱袋子。

 

与小火电机组相比,高参数、大容量机组污染物排放量是直燃煤的数十分之一,在我国用煤总量一定的情况下,用等量煤炭消费替代的方法,将其他行业用煤量调整到大机组和热电联产机组上来,以结构性调整促进节能减排,能够有效提高环保效率,减少污染物排放,系科学之举。

 

 “上大压小”理念被中电国际在业界率先提出,并在全国率先关停6 台20 万千瓦机组,创一时之先河。

 

自2003年以来,中电国际开始主动进行“上大压小”。此时中国加入WTO之后,经济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许多地方出现能源瓶颈,环境问题已经出现了苗头,但还未集中爆发,原有的中小火电机组效益非常好,因此内部一度怀疑有没有必要“上大压小”。

 

“中电国际领导层的决策是非常有远见的,如果当时在政策收紧前,没有主动率先‘上大压小’,现在日子就非常难过了。”中电神头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尚敏对调研组表示。

 

早在2009年,山西神头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就关停了3台商运行良好的20万千瓦火电机组,并同时申请和获准了新上60万千万机组的路条。许多员工和干部一时无法理解。

 

“如果晚几年,旧机组被迫关停,新的60万千瓦机组也没有机会获批,就没好日子可过了”,尚敏指出。

 

山西神头是彼时“上大压小”的一个缩影。至公司上市以来,中电国际累计关停了18台共292万千瓦小火电机组;与此同时,共18台60万千瓦及以上等级机组相继建设投产,火电平均单机容量接近60万千瓦,平均供电煤耗显著下降,火电机组脱硫设施投运率100%,污染物排放指标持续降低。

 

“我们都是早策划早投入,然后早见效。”中电国际生产部总经理 奚林根说。

 

2)率先发展新能源,搭建境外资本运作平台

如果说“上大压小”和环保投入“早策划早投入早见效”的理念充分体现了中电国际作为央企的高度社会责任感,从而赢得了发展的主动;那么先人一步,率先发展新能源板块,调整能源结构,是为其赢得未来的又一实践。

 

利用中电国际的国际化优势,率先搭建境外资本运作平台。2006年在香港控股成立中电新能源(0735.HK),发展至今,已形成风电、中小水电、生物质、太阳能、天然气发电等五大板块协调发展的格局。2009年,中国电力收购五凌电力63%股权,进一步改变了火电为主的局面,实现水、火、新能源并举。

 

过去10多年,中电国际领导层下了许多企业不容易下的决心。在中电国际党组书记、总经理余兵看来,其实就是主动进行结构优化和供给侧改革,积极适应生态文明和新发展理念的规律,从而把绿色理念内化到企业实践中。

 

2016年上半年,国家电投包括核电、水电、新能源等清洁能源板块利润总量持续扩大,同比增长一倍多,实现利润41.84亿元,占集团利润总量的56.81%;而同期火电利润同比下降34.34%。显然,清洁能源板块强势发力,弥补了火电利润的下滑,进而推动集团逆势增长,提升公司效益。截止2016年上半年,中电国际清洁能源板块利润总量持续扩大,公司资产口径盈利34亿元,清洁能源占总装机容量的32.65%。

 

清洁能源板块对火电利润下滑做了积极补充,是企业重要的经济增长动力之一。

 

2 、结构优化  综合能源服务商跨越式转型

 

核心观点:致力于建设现代绿色能源体系,从单一火力发电企业逐步发展为水、火、新能源并举的绿色能源供应商,成为清洁能源比例最高、生产最为清洁的海外上市的中国独立发电商,电力行业节能减排“排头兵”。

 

中国电力(2380.HK)和中电新能源(0735.HK) 系中电国际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经营业务涵盖煤电、水电、气电、风电、光伏、生物质及垃圾环保发电、热电联产、煤电联营项目等。公司自成立之初就开始探索建设现代绿色能源体系,经过不断努力,已经从单一火力发电企业逐步发展为水、火、新能源并举的绿色能源供应商。

 

2003年,公司入股澳门电力,首开中资公司投资境外输配电业务之先河;2004年,“中国电力”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为境内五大发电集团中首家红筹公司,并为目前水电比例最高的境外上市发电公司,其控股的“五凌电力”为国内领先的水电开发公司之一;2006年,控股成立“中电新能源”,为境内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新能源专业公司。

 

作为绿色能源供应商,中电国际不断加大环保投入。2015年度完成常熟、神头、姚孟各一台机组超洁净排放改造,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分别减排1.9、2.7、0.32万吨,超额完成年度减排任务。完成清河2台60万、常熟2台100万、姚孟2台30万机组供热改造。2016年上半年供电煤耗完成294.98克/千瓦时,低于目标值5.02克/千瓦时;综合厂用电率完成4.83%,低于目标值0.33个百分点,成为电力行业节能减排“排头兵”。

 

2015年底,中电国际清洁能源占总装机容量的27.7%。到2016年6月底,公司总装机容量2794万千瓦,清洁能源占比升至32.65%,清洁能源占比逐年提高,是清洁能源比例最高、生产最为清洁的海外上市的中国独立发电商。

 

按照中电国际的目标设定,“十三五”期间公司将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逐步实现由绿色能源供应商到综合能源服务供应商的跨越式转变。

 

3、节能技术创新外溢性

 

核心观点:大同光伏项目引领国家光伏“领跑者”行业标准,节能技术创新所带来的技术外溢性得到体现;平电优化创新,三期工程经济环保性能指标显著提高,从而达到了目前国内同类机组指标最优。

 

1)引领光伏“领跑者”行业标准,技术外溢性显现。

2016年6月18日,大同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首座220KV汇集站——南郊碾庄站完成了启动送电,中电国际100MW光伏电站一次性并网成功,成为国家光伏“领跑者”计划第一个并网发电的项目。

 

国家光伏“领跑者”计划支持的是企业先进的产能、先进的生产线,以及由这些生产线生产出的先进产品,通过市场行为提升中国光伏制造业发展。国内各光伏厂家都在积极完善自身技术,以期达到领跑者标准,一度竞争非常激烈。

 

中电国际的脱颖而出,创造了三个第一:一是首个国家光伏领跑者项目评标第一;二是第一个开工建设的光伏领跑者项目;三是第一个并网发电的光伏领跑者项目。

 

为了实现打造“光伏新技术示范地、领跑技术实践地、先进技术聚集地”的目标,大同市在基地建设过程中,采用了22项新技术应用示范项目。据大同市发改委人士介绍,在已并网的100MW项目中,所选用的组件均达到或超过领跑者技术指标要求。

 

与环境保护相比,节能技术创新所带来的技术外溢性较多,这也就是“节能就是省钱”的内在逻辑。中电国际大同领跑者项目最后实际上采用的技术和产品标准比国家能源局要求的更高。经课题组专家成员调研,组件全部采用转换效率达17.12%的单晶280WPPERC技术光伏组件;逆变器采用转换效率达99%的集装箱式和组串式逆变器,支架型式容纳了国际流行的5种支架,发电量可因此同比增加15%,而与此同时,占地面积相比统一的发电容量项目是最少的,实现技术性、节能型、经济性三结合。

 

2)平电创新,创造国内同类机组指标最优

从淮南平圩出发,直抵上海,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投资最大、难度最大的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淮沪特高压,它的起点是中电国际平圩发电厂三期工程,该工程融合了世界发、输、变电三大领域目前最先进的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个“三百工程”,开创了中国电力工业大机组、高电压的新历史。

 

2015年9月18 日,平圩发电厂三期工程第二台百万机组一次通过168小时试运行,机组主要经济指标均达到或优于设计值。

 

如同平圩5号机168负荷率曲线成一条平稳直线运行的少见一样,平圩三期工程融合了世界发、输、变电三大领域目前最先进的技术,具有高参数、大容量、环保高效特点,创国内同类百万机组热耗最优水平和国内百万机组最大铭牌功率,发电热效率、发电标准煤耗及厂用电率创国内同期、同类型机组先进水平。

 

测试报告显示:平圩发电5号机组在168期间发电量1.69亿千瓦时,平均负荷率100.8%,发电厂用电率4.4%,发电煤耗264克/千瓦时,各项经济技术环保指标全面达到或优于设计值,处于国内同时期同类型机组领先水平。

 

经测算,30余项优化创新技术的采用带来的是机组经济环保性能指标的显著提高,从而达到了目前国内同类机组指标最优。锅炉保证效率94.37%,汽轮机进汽压力27兆帕,再热蒸汽温度610℃,汽轮机热耗7277.8 千焦/千瓦时,发电机效率99%,机组在考核工况下的发电标煤耗率可达到267克/千瓦时,相应的发电厂循环热效率为46.07%,发电标煤耗比常规超超临界百万机组相比低6克/千瓦时,每台机组每年可以节约标准煤约3.5万吨,公司6台机组年污染物排放总量将比2006年环保改造前2台机组的排放总量还要减少约54000吨。

 

4、“三位一体”生态文明发展模式创新

核心观点:大型电厂的热电联产,集中高效供热,促进了大气污染的改善,是城市治理大气污染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一大创新,创造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高效利用能源的“三位一体”生态文明发展模式。

 

长江的下游又叫扬子江,在扬子江即将汇入东海的南岸,沿线一公里,是中电国际旗下的江苏常熟发电有限公司的码头,每天有上万吨煤炭在此卸载,然后通过传送带运到一公里外的6台总装机量达332万千瓦的燃煤发电机组使用。

 

5平方公里的电厂区域,远远可以看到身形巨大的白色建筑物中不时有白色的“烟气”缕缕飘出。曾经有媒体对此作为污染的负面素材进行了拍摄报道。实际上,此“烟气”非彼烟气,是经过层层脱硫脱硝除尘循环过滤后的水蒸气,而排除水蒸气的建筑物也不是烟囱二是凉水塔。

 

常熟发电厂是国内最早一批实行超净排放改造的电厂。201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了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火电厂排放标准《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根据行动计划,常熟发电长的燃煤发电机组都将进行超净排放改造,改造后的机组所排放的污染物值将比家用燃气灶具的排放值更低。

 

中电国际常熟发电厂不仅在超低排放方面率先走在前列,而且创新了集中供热模式,为电厂所在的常熟国家级沿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解决了一直难以处理的小锅炉存废难题,热电联产集中供热模式的创新意义重大。全国大大小小有几十万锅炉,大多以燃煤为主,其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排放值居高不下,治理起来非常困难。

 

常熟是中国服装工业较为发达的城市,在包括服装在内的许多工业领域,锅炉产生的热能是必须的工业能源。区域内有500家企业每天24小时需要源源不断的供热,在过去,只能由企业自行搭建的小锅炉来完成。

 

常熟发电厂对6台机组进行了供热改造,并不断延伸供热管网,新增的供热管网已经可以覆盖整个工业园区,替代了园区内151台小锅炉,为300家企业提供了供热服务。

 

利用发电厂的供热进行大范围覆盖,一直以来有一个技术上的难题,为了保证供热热能效率,管网距离有限制,即管道越长,热能损失越大。目前,常熟发电厂经过技术升级和工艺创新,新建和利用老线,总长191公里,其中最长一条管线超过19公里,覆盖了416平方公里的区域。

 

对于园区内的中小企业来说,其原有的锅炉要么自我改造成燃气锅炉,或者升级为大型燃煤锅炉,要么只能被迫淘汰。如果自行改为燃气锅炉,且不论改造成本,仅燃料成本就是300~350元/吨汽,而常熟电厂通过其发电产生的热再利用后通过管道传送给企业的成本仅170~190元/吨汽,不仅成本大为减少,而且环境成本几乎为零。

 

根据中电国际的战略规划,整个能源供给侧需要创造与政府、园区、电网的合作共赢机会,从生产、供应、管网、销售、消费等方面着手,实现由单一能源供应商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变,地方政府也可借此实现当地经济的拉动效应。

 

按照中电国际政研室主任王冬容的解释,“产业园区是中国拉动经济的有效办法,这些园区的经济贡献度和能源消费总量都占到全国的一半以上。假设未来五年完成30%国家级园区的能源系统改造,可以拉动有效投资2万亿以上。而且这种投资是有效投资,降本增效、节能减排是当下的迫切需求。”

 

在园区建设的过程中,资金、人才、技术、信息都趋于集中协同,唯独能源的集中没有实现。大型电厂的热电联产,集中高效供热,促进了大气污染的改善,是城市治理大气污染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一大创新,创造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高效利用能源的三位一体的生态文明发展模式。

 

中电国际党组书记、总经理余兵对调研组表示,生态环境建设央企责任重大,中电国际会通过自身创新发展继续探索实践,同时他针对电力行业发展的相关问题建议指出,今后还需在加大政策引导、规划工作引领、加强省级与国家层面之间的协调发展上进行科学、深度、有序建设。

 

二 生态环境贡献的价值座标

 

基于课题组“生态环境管理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并根据企业所在行业领域不同,经济活动方式对环境的影响也不同,课题组提取了行业领域的代表性数据或事实依据,作为评价企业生态环境贡献的标准参照。

 

调研组对中电国际在能源效益、生态效益方面进行了数据提取,其节能减排成效、结构优化度、经济可行性,具有一定的参照性(见“中电国际生态效益与能源效益贡献模型图”)。同时中电国际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区域生态与经济融合创新、城市垃圾环保处理等项目创新方面,构成了自身可佐证的效果案例。

中电国际生态效益与能源效益贡献模型图

 

(注:除注明外,其余数据截止2015年年底)

 

1、能源效益背后的结构优化

 

中电国际能源效益的取得与背后的结构优化密切相关,调研组提取的各项数据指标显示:

 

1)清洁能源占比:32.65%

全口径总装机规模2794万千瓦,清洁能源占比32.65%

 

2)清洁能源发电

风力发电181.22万千瓦

水力发电543.32万千瓦

光伏发电59.79万千瓦

垃圾发电9.3万千瓦

天然气发电130.6万千瓦

 

4)平均利用小时

火力发电机组4,099小时

水力发电机组3,893小时

风力发电机组1,630小时

 

5)上网电价(2015年平均上网电价与上年度比较)

火电人民币343.33元╱兆瓦时,降低23.33元╱兆瓦时

水电人民币302.37元╱兆瓦时,提高6.42元╱兆瓦时

风电人民币503.79元╱兆瓦时,提高32.43元╱兆瓦时

 

6)单位燃料成本

火电业务约为每兆瓦时人民币145.36元,较上年度下降约23.29%

 

2、生态效益减排增效

 

标准单位综合消耗是衡量一个经济体生态行为效果的核心指标,中电国际标准单位煤碳消耗(含清河)为1930万吨标煤(单位:万元增加值/吨标煤),调研组提取的各项数据指标显示:

 

1)碳减排

2011、2012、2013、2014、2015年碳减排(与前一年相比)分别约为100万吨、24万吨、60万吨、15万吨、15万吨

 

2)大气污染物排放绩效

二氧化硫0.17克╱千瓦时  较上年度降低0.085克╱千瓦时

氮氧化物0.21克╱千瓦时  较上年度降低0.177克╱千瓦时

烟尘0.05克╱千瓦时      较上年度降低0.068克╱千瓦时

 

3)节约标煤

2016年上半年供电煤耗完成294.98克/千瓦时,较上年度下降9.30克╱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约28.6万吨

 

4)脱硫脱硝效率

脱硫装置投运率100%,脱硫效率96.23%;脱硝装置投运率99.70%,脱硝效率80.10%

 

5)环保投入

2012-2017年环保改造投资约为26.38亿,火力发电环保总投入人民币2.87亿元(2015年)

 

数据统计:中电国际环保改造投资(2012-2017年)

 

 

数据统计: 中电国际污染物排放(2011-2015年)

单位:排放绩效(g/kW.h)排放量(吨)碳减排(吨)发电量(亿千瓦时)

 

 

效果案例之一:超净排放 热电联产集中供热                    

 

中电国际旗下常熟发电厂是国内最早一批实行超低排放改造的电厂。2014年国家发改委下发了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火电厂排放标准《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根据行动计划,常熟发电厂的燃煤发电机组都将进行超低排放改造,改造后的机组所排放的污染物值将接近燃气轮机的排放值。

 

将火电改造成绿色能源,在技术上和成本可控上已经没有太大的障碍,但还是考验企业执行环保理念是否坚决、采用最新可靠技术是否敏锐、投入上是否有前瞻性、环保与发电的制度机制衔接落实是否扎实。

 

从2005年开始,环保改造就成为常熟发电厂的常态化工作。十年来,平均每年进行的环保改造项目4项,累积投入了10亿元资金。常熟发电厂变身为绿色能源,既是中国火电改革创新的缩影,也是中国越来越严厉的环保政策的写照,更是新的治国理念下的必然趋势。

 

2005年,第一轮环保改造,为4台300MW机组增设脱硫装置,历时4年,投入资金3亿元;2012年,第二轮环保改造紧跟着新的国家政策——进行脱硫增容、取消旁路挡板、增设脱销装置、电除尘改造,投入资金5亿元;2013年,2台1000MW机组实现一年双投,同步建设脱硫脱销装置,标志着常熟发电机组向着“大机组、高参数、低能耗”的绿色电力战略迈出重要一步。

 

2014年,依照史上最严环保标志,1000MW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启动,到2017年将完成全部6台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2014年公司在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分别增长43.1%、30.2%的情况下,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总量同比分别减排937.6吨、3994.8吨、331吨,进一步实现了“电量增而排放减”,达到接近燃气轮机的排放水平。

 

国家超低排放政策启动后,常熟发电有限公司对流程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的各类因素实施有效地识别和控制。十多年来,不仅环保设施的硬件持续升级,协同管理、全方位诊断的软件能力也在提高。从2014年起,每个月都有专门三个例会对环保设备进行分析会诊。

 

“环保、生产技术、发电三方运维分析好比给一个人配齐了营养师、专科医生和健身教练。”常熟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丛涛说。

 

目前,常熟发电厂的6台机组都安装了环保数据直采现场设备并联网。电厂的大气污染物排放监测、水污染物排放监测、厂界噪声监测和周边环境监测数据都与江苏省环保厅连接,实时在线向全社会公开环保数据,接受监督。

 

国家超低排放政策启动后,中电国际所属的常熟发电厂将彻底扭转和解决过去对燃煤机组的印象,转型为近零排放的绿色火电。

 

常熟电厂热电联产和远距离传送热能创新,关停了3家小热电厂和150多台燃煤小锅炉,为常熟国家级沿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减排二氧化硫3898吨/年,烟尘31251吨/年,二氧化碳170030吨/年,氮氧化物56吨/年,灰渣31931吨/年,实现企业、社会和环境共赢。

 

(数据统计: 常熟发电有限公司环保排放)

 

 

效果案例之二:光伏发电  促进区域生态与经济融合创新    

 

中国四大石窟之一的云冈石窟,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的云冈镇和高山镇之间,石窟依山开凿,绵延一公里,非常壮观。

 

在云冈石窟的周边有13个乡镇,涉及大同市下辖的南郊区、新荣区和左云县,是一个总面积达1687.8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降区。山西大同是我国的主要采煤区之一,经过几十年的挖采,这些采煤沉陷区土壤和植被破坏严重,生态修复刻不容缓,采煤区煤企转型发展以及采煤沉陷区的治理成为了各地政府、企业思考的问题。

 

困境在2015年赢得转机。当年,国家能源局启动光伏领跑者项目,通过市场行为提升中国光伏制造业发展,主要鼓励制造业中最好的技术进步发展,推动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

 

在采煤沉陷区引入光伏项目,是中电国际发挥其原有的光伏产业的经验和技术能力,落实新发展理念的一个重要举措。经测算,大同中电100MWp光伏发电项目,项目装机容量为100MW,年平均上网电量约13890.84 万千瓦时,与相同发电量的火电厂相比,每年可为电网节约标煤约44566.16吨(火电煤耗按2013年全国平均值321g/kWh计)。相应每年可减少燃煤所造成的多种有害气体的排放,其中二氧化硫(SO2)680.29 t,氮氧化合物(NOx)442.88 t,烟尘180.49 t,减轻排放温室效应性气体二氧化碳(CO2)138842.34 t。此外还可节约大量传统火电厂用水,并能减少相应的水力排灰废水和温排水等对水环境的污染。

 

就在大同领跑者项目建成并网之前的两个月,2016年4月1日,中电国际在山西采煤沉陷区的另一个项目——朔州神头光伏项目也顺利并网发电,其对生态和环境的贡献也具有示范效应。

 

该项目利用朔州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和现在已经关停的6台20万千瓦机组旧灰场约3400亩土地资源,建设大型高效光伏电站,使得当地居民和部分粉煤灰利用商对整个灰场无序取灰造成的覆土层破坏、风起扬尘污染严重的生态问题得以最大限度修复,并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

 

经测算,在灰场上建设的神头光伏项目规模为110MW,总投资约10亿元,根据项目25年规划,运行期内年平均上网电量约72736千瓦时,每年可节约发电标煤约2.33万吨,在其25年使用期内,该光伏项目总共可节约标煤58.4万吨。根据预测,该项目的节能减排效果明显,每年可减轻排放温室效应气体CO2约6.45万吨,每年减少排放SO2约196.4吨,NOx167.3吨。

 

秉承中电国际绿色发展理念,随着110MW光伏项目的投产发电,原来无序取灰造成覆土层破坏的老旧灰场得到有效治理,有力促进了区域生态恢复和环境改善,使得昔日的旧灰场变成现在的蓝色光伏海洋。

 

原有的采煤沉陷区域生态得到根本恢复,环境也明显改善,节约了煤炭等不可再生自然资源,同时改善了大气环境质量,优化了大同能源及电力结构,发出的绿色无污染电力,优化了当地电力系统的能源结构,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效果案例之三:垃圾发电 破解城市垃圾围城

 

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目前我国每年产生的垃圾量已高达2.5亿吨,占世界总量的1/4,全国近2/3的城市被垃圾带所包围。从处理方式看,垃圾填埋占到了70%,焚烧等占10%,剩余20%难以回收,资源潜力巨大。城市垃圾处理成为日益迫切的问题,垃圾围城现象日益突出。

 

开车驶入海口市澄迈县老城经济开发区,会看到一大片垃圾填埋场,被白色的塑料围着,在这个名叫颜春岭垃圾填埋场的西侧,有两幢欧式建筑,建筑内外由茂密的热带棕榈树掩映着。

 

海口市目前常住人口有200多万人,每天产生近3000吨生活垃圾,大部分可以通过中电国际海口的环保发电厂处理掉。

 

传统上相当长时间,城市垃圾处理主要采取的是远郊填埋,辅之以堆肥和简易焚烧。填埋造成的生态环境破坏是触目惊心的:酸臭刺激气味经年不绝;垃圾渗漏液破坏地下水系统;在暴雨或烈日下垃圾尘灰四处流窜;危险化学和固体金属废弃物造成的破坏更为持久且难以修复。

 

垃圾发电被认为是解决城市每天海量生活垃圾和部分可燃烧工业垃圾的可持续的生态环保方法。但是近几年,在许多城市,垃圾电站的推广遇到了比较大的阻力。

 

观念层面,避邻效应让市民本能拒绝;利益层面,垃圾发电意味着原有的垃圾填埋利益链受损;技术层面,人们更为担心,垃圾焚烧产生的二噁英——这是一种会对人体神经产生严重破坏的物质,过往所有垃圾焚烧电厂之所以遇阻,二噁英是其中最主要因素——难以解释和无法回避。

 

“垃圾焚烧会产生二噁英,但目前在技术上不难解决。二噁英在300℃——500℃时最容易生产,但在850摄氏度的高温下停留超过2秒就会分解。”中电国际新能源海南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群波说。

 

发电厂门口屏幕上闪烁的是发电厂时时动态烟气排放参数,这些参数市民也可以直接登录海口市环保局网站获取。红色屏幕底部关于二噁英检测值数据颇为显眼,市民所担心的环保参数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我国垃圾发电起步较晚,至今全国垃圾发电厂不足200家。垃圾焚烧发电不仅充分解决了污染问题,还可以利用垃圾焚烧所产生的热能进行发电。焚烧一顿垃圾大约能产生300度电。

 

垃圾焚烧发电,需要一系列核心技术的支持。中电国际在海口的项目高度重视核心技术的应用,在每个流程和环节都进行了优化。这些流程和重要环节包括:垃圾接收工艺、垃圾池发酵、焚烧、余热收集、烟气处理、渗滤液处理、飞灰处理等。

 

以垃圾池发酵为例,垃圾一般要在垃圾池进行5-7天的充分发酵,沥出原生垃圾中约20%的水份,提升原生垃圾约40%的热值。垃圾池发酵产生的臭气与沼气通过抽风口抽入燃烧炉内助燃,既避免了臭气外泄,也变废为宝,资源再利用。

目前,整个海口环保发电厂日垃圾处理量达到2400吨(入炉垃圾), 年垃圾处理量达80万吨(入炉垃圾), 垃圾焚烧产生的余热每年可发电3亿多度电,相当于节约标准煤10多万吨,减排二氧化碳27万吨,能够满足海口市全区域、澄迈县部分区域近期生活垃圾处理需要,对有效改善海口市及周边地区的环境卫生,进一步促进该地区生活垃圾处理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发挥重要了作用。

 

(数据统计:海口发电厂排放暨生态环境贡献)

 

 

 

附:中电国际生态环境管理评价指标

 

   邮箱: WEC@wedr.org  咨询电话:010-6056 3211    010-6056 9311
© World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Conference